天恩師德與尊師重道

一、前  言:天道弟子不能不瞭解天恩師德

       ◎仙佛云:寶筏濟世挽狂瀾  尊師重道為要端    人人能明至道貴    天恩師德速究全

二、天恩浩瀚無邊

     (一)一指成佛開玄關:有緣得逢明師指,開啟慧性至光圓 ,末後應運事非小,皇胎歸本在此年。

     (二)大道降世,普渡三曹眾生。

                    詩  曰:天時演變至末日  眾生猶然未醒神     蒙天恩典德無限  特設法舟四海傳 

     (三)不忍玉石善惡焚,降道救渡善信。

                1.仙佛云:三期金風掃世界  滿佈劫煞亂紛紛    幸蒙天恩垂金線  不忍玉石善惡焚

                2.監班院長云:世界末日現危機  全球倒懸萬民淒   欲尋桃園何處有  唯修天道是歸宿

                3.歷代祖師--袁祖云:三期大劫鬼神驚  仙佛提起也寒心   若非聖真將劫頂  怎能天道普遍行

     (四)天恩赦我萬世罪 ,天恩賜我超祖玄

三、師德浩大:師德助我了大愿師德助我消罪愆師德助我脫苦淵

        (一)師尊的大德風範(附註一)

      (二)師母的大德風範(附註二)

      (三)韓老前人的大德風範(附註三)

      (四)張前人的大德風範(附註四)    

四、報恩的方法:天恩師德浩無邊    感恩應當誠表前   上天恩懷豈報盡    量力行功志誠虔

     (一)以了愿來報恩了愿即是真報恩、不知了愿難還鄉 報恩了愿天人貫

     (二)無有畏懼考與難,拿出真心衝難關。

     (三)尊師重道院長師兄云:欺師滅祖膽包天,尊師重道乃順天,一指之師終北面

                                                 一世師生萬萬年任爾功高無邊量 , 忘師性命難保全

、如何尊師重道?

三教聖人,莫不有師;千古帝王莫不有師。當此普度,有掌道之統師, 委派傳道之人,即為進道人之師;父母生我之身,不能了我之生死,師傳我 之道,即能救我之性命,是師之恩,更重於我父母。不敬三師,是為忘恩, 何能成道?

尊師一則,僅為修道人持守之一面,若能恪誠尊敬,亦不過是立定情理,是為單面,故尊師必須道。
尊師與重道不可分開。尊師為情理,譬如開花,重道屬法理,是為結果,兩者並重,方不失為常道。

所謂重道者,即處處以道為前提,見道成道,守死善道,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在此普渡之時,多多開荒,立佛堂,發慈悲心,行方便舌,宣揚道義,成全化眾,進而能辦,退而能修,以師志為己志,如此則為真功實善,尊師重道全矣。

(一)體師之心:活佛師尊以挽救眾生出苦海,同登覺路為心。我們應當深加體會,心懷救世為眾生祈福,為化劫息考而叩求。

遵師之訓:師尊要我們行真功實善,真修實參,固守愿戒,我們應該切實遵行辦道要無為為,無貪無妄,不爭不辯。

三)效師之行:效法師尊,救渡各處眾生,千山萬水,一心許天,不辭辛苦,受魔受考為道犧牲的精神。

繼師之志:繼承師尊以普渡眾生,繼往開來之志,要讓眾生與自己在這一世都能成就。

行師之道:替天行道,代天宣化,化人心為道心,以內聖的德業來提昇心性,辦無形的道務。

了師之愿:普渡三曹,人人成道成佛,對六道眾生的痛苦、災難,都應當從內心昇起無限的關懷與祈導,登大愿,立大志,去延續慧命的伸展。
 

六、結  論: 天道弟子,莫忘天恩,莫再造罪,知恩報恩,廣渡有緣眾生,將苦海化為蓮花國 Y

 

附註一:師尊的大德風範

老母大慈大悲,天道降世,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奉 無極老母之命,真傳真授,天命明師一指,讓我們脫離六道輪迴地獄,直返天堂。我們求道之人,應該時時刻刻不要忘了 天恩師德。

時至末運,人心不古,道風難挽,是故天垂浩恩,降下天道於世間,為的就是要來挽救普天之下一切的蒼生黎民。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奉了 老母的天旨,領了天命到世間傳道救世,普渡三曹返回天堂,就這樣將一生的心血、精神、生命全部奉獻給天下眾生。

不是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的犧牲奉獻、付出,我等豈能得道上岸、得救出苦;若不是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的一生辛勞、受苦、受磨、受難,我輩又豈能步上光明的前途,同證人間淨土的大福報!身為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的徒兒,對於二位老大人的頂恩保恩、慈心慈行、慈恩慈德,我們不能不知,不能不曉,

師尊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永恆不朽的救世精神,我們終生銘記,這一生當中,時時刻刻不敢忘掉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恩大德,雖難報此恩此德於萬一,然吾修道人,更要發大無畏精神,徒繼師志,量力行功了愿,以慰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在天之靈!

我們活佛師尊老大人,生於清光緒十五年七月十九日,降生在山東省濟寧縣,姓張上光下璧,自幼天資慧敏,好學不倦,待人誠懇、忠厚老實。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是東方後十八代祖,接續道統,辦理三曹普渡收圓大事,前一段是我們 活佛師尊掌道盤,後一段是 月慧師母掌道盤, 活佛師尊代"太陽", 月慧師母代表"太陰",太陽是日,太陰是月,日月合一即是明,日月合明辦天道,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就是代表生天生地生人生萬物、主宰天地人萬物的這位
萬靈真宰  明明上帝來辦理末後一著,為 彌勒收圓大事來舖路的白陽大佛祖。

 師尊的大慈大悲  

 活佛師尊辦道的時侯,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後,那時候在中國大陸,局勢很亂,正是內憂外患最多的時期,戰亂連年,民不聊生,人人恐難自保不及,而 師尊大人悲憫天下蒼生之疾苦,挺身而出,不顧個人安危,奔波四方而傳道天下,雖劫大然道宏, 師尊大人的道運鴻展,仙佛到處顯化搭幫助道。

有一次, 師尊大人外出辦道,為了趕路,冒著風雨渡江,心繫眾生慧命大事,無懼於風浪的危險。然而當船至江心,狂風大作,風雨雷電交加,致使船幾乎要翻了,在萬般危急之際,師尊大人還是一切交給上天做主安排,不慌不急地求
老母慈悲、千佛萬祖慈悲、各位大仙修行者慈悲、也求四海龍王慈悲搭幫助道,化解危難,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成千上萬的魚蝦護持船身,在風浪之中,保護 師尊老大人一行人平安到對岸。

此即是天命的至尊至貴,師尊大人乃奉天承運之三曹明師,人、鬼、仙都要聽命,連魚蝦也要搭幫助道,並且 師尊大人一行人,為了辦道救人,不畏艱難危險,置個人生死於度外,他老人家秉持著此等精神,道因此而傳遍大江南北,凡有他老人家足跡遍及之處,皆有無數眾生上岸得救。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開荒到濟南城的時候,渡了濟南市鹽巡大隊的大隊長。因為當時的百姓,吃鹽是要向政府購買的,稱為官鹽,官鹽非常貴,於是就有人偷偷賣私鹽,鹽巡就是專門查緝偷私鹽的警察。這位大隊長掌管了三百位鹽巡,自從求了道以後,非常誠心,常常到佛堂打掃清潔,做無畏施,並且行為作風完全改變,以身作則帶領部下鹽巡奉公守法。

只是大隊長的夫人不明白道寶貴,任性行事,不准大隊長到佛堂去,鹽巡大隊長因為無法再接近佛堂,而整日憂愁煩惱。有一天,鹽巡大隊長的腳被滾燙的熱水燙傷了,經過好多天,也看了許多醫生,就是好不了。這件事讓 師尊老大人知道了,剛好 慈母大人帶著三才從外地辦事回來,

 師尊大人就準備請仙佛結緣慈悲指示,結果到壇的是 濟公活佛, 濟公活佛指示派人將鹽巡大隊長請來佛堂,批了一篇訓文都是要他誠心修道的道理, 師尊大人報告濟公活佛有關大隊長腳燙傷事, 濟公活佛慈悲:「這個很簡單,只要一樣藥就好,這個藥就是渡人求道。」

 師尊大人說:「 濟公活佛慈悲,要他渡人,可是他的腳不能走啊!」 濟公活佛馬上指示:「你把供茶倒在紙上,給他敷在腳上就好了。」於是 師尊大人就按照 濟公活佛的指示來處理,說也奇怪,大隊長的腳果真不疼了,站起來,轉身出門馬上就去渡人。由於鹽巡大隊長的誠心及努力,

先將隊上三百位鹽巡渡完,再由三百位鹽巡去渡人,因為他們都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所以很快就把人渡上來,道場也因此發展開來,這是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在濟南開的第一間佛堂所發生的顯化,由此更可證明,道的寶貴,天命的神聖尊貴,千佛萬祖都來助道。   

 到民國三十四年戰爭結束時,我們的道也在全中國發展開來了。到了民國三十六年,正當道務最繁忙的時期,我們 活佛老師因為操勞過度,溘然歸天,向
老母交旨了,那一天正是八月十五日,中秋節的晚上,他老人家成道了。在中秋節的晚上,月亮最圓也最光明,我們 月慧師母她老人家代表月亮,慈光普照三曹,應運承繼 活佛老師道盤,接掌重任,這是上天垂象,日月換肩,揭示道運的轉變。

附註二:師母的大德風範

我們的月慧師母大人,生於清光緒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八日,誕生在山東省單縣,姓孫上慧下明,是 月慧菩薩的化身,我們也尊稱為 慈母大人,民國十九年,與 師尊大人在山東省同時領天命。  

月慧師母在中國辦道的時候,交通非常不便,山東省有九州十府一百零八縣,總共只是兩條火車路,公路局也很少,有時候五十公里、一百公里都沒有火車可以搭,也沒有汽車,都是步行走路。有些道親住的很遠,隔著五十公里以外的道親,在秋天的時候來信了,信上說:「慈母大人慈悲,我們這奡蝷F三、四十人,請 慈母大人慈悲來點道。」 

慈母大人就回信給人家,告訴他們說:「現在這邊很忙,沒有時間,大約過了一個月或一個半月以後的那一天,就到你那兒辦道。」一個月以後已經下大雪了,雪有半尺厚呢!路途遙遠,交通又不便,利只能靠步行。有些地方並不是幾個小時就到,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即使如此也是要去,帶著行李在雪地上行走,非常的辛苦。 

慈母大人出外辦道只有一位坤道隨駕,所帶的行李也不多,只能帶簡單的食物,還有辦道的物品及一床棉被、一個褥子。因為在中國大陸上的店堙A吃飯是要錢的,住房子不用錢,不過店堣ㄗ挴陶Q子、褥子,只在土坑上舖著一張草蓆,尤其到了下大雪的晚上,天氣非常冷,房子又沒有禦寒的功用,冷得睡不著,想想兩個人只有一床棉被、褥子,怎麼保暖呢?

所以慈母大人就把褥子雙疊起來,坐在褥子上,兩人用被子包圍起來,就這樣坐一個晚上,到了半夜三、四點的時候,天氣更冷了,冷到全身都打抖著, 慈母大人常常講:「這一晚上好像待了一個月一樣。」為什麼呢? 慈母大人冷得打抖,身體受不住了,等一會雞叫第一聲,心婸﹛G「好舒服啊!這會兒快要天明了,雞叫第一遍了。」但是尚未天亮就起來,因為坐不住,冷得太厲害,起來在屋堥咫@走舒服些。   

 當時在大陸鄉下的路,都是石頭路,有的土路高低不平,七凸八凹的,有誰能了解 慈母大人走五十公里左右的路是多麼辛苦?有的時候,不需要用走路,是用坐船的,這個船沒有船艙,就只是一個船面而已,大家都在上面坐著,乾道、坤道都是這樣坐著。

如果船上的客人不夠是不會開船的,所以一等就好個鐘頭,即使上了船也要十幾個小時才到達,前後有二十多個鐘頭,船上也沒有廁所,很不方便,所以 慈母大人常常說:「臨要出門,不敢喝水,也不敢吃太多,因為上洗手間不方便。」   

 慈母大人辦事的時候,都是先替人家著想,尤其是要到某某道親家辦道,已經快接近十二點了,她老人家就不走了,因為這個時候是大家準備午餐的時間,鄉下地方也沒什麼菜,到了人家家堙A伙食什麼也沒有,人家會很難過的,而且又會麻煩人家另外替我們做飯,所以 慈母大人都先在外面吃一點窩窩頭,吃一點鹹菜,等吃飽了,再繼續往前趕路,到佛堂就不煩人了。 慈母大人就是這麼辦事的,任何事情都先為他人著想,不帶給人家麻煩或打擾人家。   

 慈母大人在大陸辦道的時候,,平日吃飯都是吃鹹菜、窩窩頭,如果有前人、客人來到佛堂,頂多多炒兩道菜,再搭配著鹹菜而已,凡事事先都會計劃好,有幾位客人就準備幾份菜量,絕對不會有剩餘的,如果不夠的話,就配著鹹菜吃了。 慈母大人在用餐的時候,會用窩窩頭把餐盤堛煽鶶擦得乾乾淨淨,再不然盤子上有點湯或菜渣,都是用舌頭舔,因為用舌頭舔才舔得乾淨。

  慈母大人她老人家的日常生活就這麼節省,連她老人家所穿的衣服,也只是一般鄉下普通人的衣服,不求衣服的華麗,也不貪圖美觀,舊的衣服穿破,縫縫補補還是可以再穿,一直穿到實在不能補才換掉,她老人家始終過著簡單,樸素、節儉、惜福的生活。

 有一次,在六月天的時候,天氣很炎熱,差不多有三十五、三十六度左右, 慈母大人講:「這天氣為什麼這麼熱啊!」時 王老前人(好慈大帝)隨駕在旁,就說:「買一塊西瓜給您老人家吃好嗎?」 慈母大人問道:「買一片西瓜要多少錢?」 王老前人回答說:「五毛錢。」(那個時候的西瓜一片是兩塊錢) 慈母大人聽了即說:「啊!不花那五毛錢,喝點白開水算了。」 慈母大人她老人家為了我們受盡千辛萬苦,所做所行,皆是佛祖的行為。   

 慈母大人在大陸辦道的時候,仙佛搭幫助道的顯化很多。在濟南開荒的時候,有一次,一位壇主送了一布袋的綠豆來佛堂,那綠豆剛從田埵洶U來,還沒有十成乾, 慈母大人用一個簸籮(是用柳條做成四方形的),把綠豆放在簸籮上,在院子堮秅荈均C

結果有一位名叫小銀子的天才,大概十歲左右,用雙手捧著綠豆,捧起一捧,慢慢放開,就用口吹氣, 慈母大人看到這個小銀子在吹這些綠豆,就說:「小銀子,你為什麼在吹這些綠豆呢?把綠豆弄到簸籮外,掉到地下,不就弄髒了!」這個小銀子就說:「誰是小銀子?」

 慈母大人聽了即問:「那你是誰啊」這位小天才說:「我是你 活佛老師。」 慈母大人一聽,小銀子講話聲音有點差別,臉上又有微笑,看著不是小銀子平常的面目了,心奡N明白,馬上就在院子婺髐U,給 活佛師尊接駕。接著 慈母大人問:「 活佛老師,您老人家吹這綠豆做什麼?」

 活佛老師說:「我吹這綠豆是吹法氣,吹上這法氣,綠豆成了仙丹,這仙丹百病皆治,什麼病吃了它就好。」 慈母大人訧趕快跪下謝恩, 活佛老師就退竅了。這些綠豆,凡是道親有病的,慈母大人就給他一粒綠豆仙丹,吃了病就好了,無論有什麼病,給他一粒綠豆仙丹吃了就好,這個道場就是這樣發展起來。

後有前人,點傳師到外面去開荒, 慈母大人也就抓一把綠豆給他並交待說:「把這些綠豆好好保存,到各地開荒,有求道的道親,身體不好,有生病的,你就給他一粒。」由於這一把綠豆仙丹,無論到什麼地方,那個地方的道就開出來了,這就是天命寶貴,仙佛的慈悲。

在 慈母大人公館,有一位無畏施的老太太,每天早上到佛堂辦清潔、掃地,到下午才回家,每天如此,數十年如一日。有一天,老太太沒有去, 慈母大人就派人去看這位老太太,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位老太太身體不太好,聽說綠豆是仙丹,所以偷吃了兩粒,沒想到回到家就跑肚子,一天七、八次,站都站不住,所根本沒有辦法去佛堂。

 慈母大人一聽,心想一定是受考了,這個老徒弟太迷昧也太客氣了,如果身體不好,只要跟我講,不要說是兩粒,就是三粒、五粒也給她,她受考了,仙佛罰。於是 慈母大人馬上派人帶那位老太太來佛堂,為她準備全束香,開起佛燈,慈母大人給
老母獻全束香,跪下來幫老太太求
老母慈悲開恩赦罪,老太太自己也跪下叩首懺悔,求了以後就好了,所以說天命寶貴,若你不誠心,也不坦白,仙佛不但不助反而要逞罰你。

                                           師母的大悲心願  

在早期的台灣!當時天道信徒漸漸多起來,非但受到各方矚目, 更是被各個宗教聯合排擠,種種不實的捏報使得道場被勒禁傳道。 那時師母初到台灣,她各地採訪前賢後,得知天道在台灣傳道的 艱因而心痛如絞,她到世間來是為了拯救眾生的痛苦,是為了渡眾生了 脫生死的,天道弟子都是她的愛徒,她慈怩的心不忍見愛徒受苦,更不 忍見到披荊斬棘中建立起的道場毀於一旦。於是悲切地說:「既然他們 要關,就關我好了,不要關我的徒弟,既然他們要折磨,就折磨我好了 ,不要折磨我的徒弟。

從此,師母便隱居在中部,終年足不出戶,囚禁在用慈悲築起的監 牢,也從此師母原本健朗的身體,開始受種種痛苦侵襲而日漸衰竭。但也是師母說了這句話後,種種官考刁難在無形中部化解了,道又可以辦 下去了,這一大劫官考,就這樣由師母一個人背負起來了。維摩詁經云 :「菩薩為了悲愍眾生流轉生死而入於生死海,示現生死病苦,如果眾 生的病好了,則菩薩的病自然也就好了。菩薩的病因啊!是完今由大悲 心而起的。就像一個長者,其子得病,則父母也一起生病,唯有孩子痊 癒,父母才能得癒一樣。」

師母便是如此一位菩薩,為了眾生而入於生死,為了令道脈延展下 去,寧願囚禁自己,為了解脫徒眾們的痛苦。她寧願為眾生背負如山石 般巨大的苦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道場的成長換來師母日益蹣跚的步 履,道場的茁壯換來師母身體日漸衰弱。

二十餘年的自囚,換得了今日大道普悽,也換回了無數眾生回歸自 性。「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 子粒來。」
師母的一生正如一粒包含著擎天撼地生命力的種籽,雖然她的生命 已熄滅了,但她用生命播的種,已換得無數生命的萌芽成長。

回顧歷史,不得不歎服師母的先知先見。在大陸淪陷前 她把徒兒一個個趕出大陸,叫他們到台灣、東南亞、美國……。,各處開 荒下種,炎黃子孫沒有一個不熱戀自己的國家土地的。拋家捨業是如何 錐心刺骨的痛楚?然若不是師母的睿智,如今道脈如何能傳遍五大洲? 如何能在台灣蓬勃發展?如今在台灣的中國人、在海外的中國僑胞如何 能得道?

 慈母大人這一生為眾生受了太多的苦難,來換取我們光明未來,誠如 道場前輩常常告訴我們:「我們沒有吃過的苦, 慈母大人都為我們吃了,我們沒有受過的難, 慈母大人都為我們受了。」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一生為我們吃苦受罪,無怨無尤,為的就是希望我們能得道、修道、辦道,我們要真心感受,要知恩、感恩、報恩,繼承 二位老大人的遺志,事實做到,讓 師尊師母二位老大人在天之靈也能夠微笑!

附註三:韓老前人的大德風範

求道、修道及發心辦道的經過

民國二十七年七月,老前人三十八歲,因為事業發達,盡心負責,積勞成疾, 得到三期肺病而且失血,日益嚴重,中西醫都己束手無策。正當絕望之際,幸好 經中醫孫蘭芳老先生勸他求道,並說有仙佛慈悲,或可好轉。老前人一時信心頓 全,萌起一念希望,就在七月二十七日于天津法租界禮堂求道。

得點後,經前人 講說,可以常來佛堂研究道理,後來雖然去過幾次,也不甚感興趣,也不見有何 特別應驗,病也不見好。就在此時,孫先生以及各親友,都勸說不妨去北平養養 也好,於是就前往北平,經過協和醫院檢查,証明三期肺病無法醫治,只有去西 山靜養。

正在此憂煩之際,忽然遇見在北平辦道的宮彭齡先生,他是老前人求道時的 引保師,便經由他介紹,在西城一家新設佛堂內暫住,請一位教太極拳的人,每 天早上六點教幾分鐘。過了十天,又遇見宮前人,熱心地說:「你看看今天研究 班剛好一個月期滿畢班,你前去聽聽,若誠心感動仙佛慈悲,也許病會好。」老 前人一聽說,便去了。

在這一天中,蒙受濟公活佛慈悲顯化,驚醒迷夢。最後畢 班時,大家晚間在 老中桌前上供了一桌菜,活佛老師說:「你們大家表現很好, 全發心願, 老中歡喜!你們大家不管有甚病, 老中面前供菜,吃一點,百病 皆除。」老前人聽見此番話,急忙往前吃一口,當時吞下,只覺得涼涼的,並沒 有其它特別。當時活佛老師並派老前人負種種責任。


過了兩天,又搬往一處佛堂,活佛老師指示:「你若替天辦道,你的小小災 病,不算什麼!你的命,主權在天,死了可以復生。」老前人聽到此話,心中即 刻默默發一誓願:「如果病好了,事業不作,家也不要,替天辦道!」從此醫院 也不去了,藥也不吃了,過了幾個月,病情慢慢見好,不禁信心大增。

原來當時 活佛老師批訓中有十六句詩,內有二句「若非為師一手力,恍惚杳冥赴黃泉。」 過了兩個月後,三期肺病果真痊瘉。這時,老前人回到天津,才知道所經營 的大德隆織染工廠內,發生了驚人之事,就是老前人去北平後的第七天,一個夜 晚,五名強盜,潛入工廠,綁去三個人。原先他們是想綁老前人一個人,沒想到 找不到老前人,才另外綁了三個人。經過三個月之久,花了一萬二千元才贖回

此時,老前人才恍然想起活佛師尊的訓語,若非仙佛撥機,他老不去北平,定受 土匪綁架,當時一定一命嗚呼矣!老前人感激之餘,便矢志發心:「從此堅心報 恩了愿,捨身辦道,研究救世救人!」此後,每天演練三才,各處奔跑。上天成 全人煞費苦心,無量慈悲也感人肺腑,老前人又躲過一劫,堅心報恩,從此不移。 民國二十八年,老前人回天津後,在各佛堂擔任人才,每天奔跑。

當時,對 日抗戰日日吃緊,這年又遇天災大水,淹沒了華北,到處一片汪洋。「天災人禍, 萬物遭劫」仙佛所說一一應驗。老前人眼看世局現況,眾生塗炭,再想仙佛慈悲 預言,無一不真,便「決定犧牲一切,專心辦道」心懷悲憫,而下定決心一切奉 獻。於是二十九年春季,毅然結束工廠事業,並於是年四月間,全家搬回寧河縣 老家居住,又自言:「一心不二,辦道矣!」從此擔任佛家工作,幫助操持道務, 盡心盡力,終其一生。

民國三十年三月三日,老前人領命為點傳師。三十七年七月初八奉師母之命, 來台灣開荒闡道。

民國三十年!韓老前人帶領著二十二位前賢,準備前往西安開荒,然而稟報師母時,師母卻告訴他們:
「不要向西北去,向東南去開荒,那兒有許多善良的原靈佛子等著 你們去渡。」 「東南?那不是台灣那個荒島嗎!」每個人聽到東南部驚愕地楞住 了。

那時「台灣」給人的印象是蠻荒且久經日本統治的一個沒人管的島 嶼。人們請的不是日語便是閩南話,而他們都是道地的北方人,一句閩 南話也不會說啊!而且離開與他們休戚與共的土地,飄洋過海去墾荒, 對土地的那份不捨的依戀及對台灣的陌生恐懼,使他們非常猶豫,然師母卻更堅定的說:

「你們往東南去,會有十年的艱苦歷程,但只要你們有心,苦熬過 這十年,以後的道務會辦得很宏展。如果你們十年後仍沒有辦開,可以 回來找師母,證明師母的天命無效。」

憑著師母的這句話,韓老前人率領十六位前賢整裝出發,相繼渡海來台。雖然前途如大海般茫茫不可知,但他們仍然勇猛挺進,跨越了海峽 的洪濤怒浪,來到了蠻荒野地的台灣,開始墾荒播種。果然如師母所料 的,前賢們辦道簡直寸步難行,語言不通、處境陌生,加上不久大陸淪 陷,經濟支援全斷,更是艱苦萬分,稍有突破時又逢官考難關。

然而憑著他們對師母堅定的信念,不論路多麼崎嶇難行,不論遇到 多少艱難險阻,他們仍一鋤一地的耕耘。終於他們發現台灣確實是一個 良田阡陌,五穀豐收的美麗寶島。

                       老前人的道範

一、天恩師德,時刻銘記

雖然他老求道、發心的過程十分傳奇,仙佛似乎也特別慈悲,但芸芸道親堙A 的確很少人像他老這樣時時刻刻感念「天恩師德」,並且飲水思源全力以報,將 無盡的感激化作最實際的行動,表現出人類最偉大的情操!終身替天行道。 最令人感動的是,不論處順境、逆境,他老從不忘記「感謝天恩師德」並且 深知「天命不可思議」,天人息息相關,不可須臾離也,所以即使一樁小小事情, 他老也都在內心深處發出由衷的感恩,並深深叩謝。

二、祖教親慈,終身不忘           三、大忠大孝,大智大勇         四、至情至性,至誠至真

五、深明道義,儒家風範           六、道法自然,一律平等         七、精進好學,勤儉過人

八、熱心公益,實現理想           九、謙沖自牧,以身示道         十、至誠不已,愿無終始

附註四:我們的張前人:德慧菩薩的大德風範

我們的前人:德慧菩薩      作者:曹點傳師     一位老點傳師對前人的感恩自述

前人老人家,是河北景洲縣人,姓張名玉台,天津人,生於民國前二年 九月十一日,於民國七十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歸空,享壽八十一歲。張前人早 年,隨夫在天津經商,其夫曹公英俊先生,為人忠厚老實,謙恭和藹,生意 一帆風順,曹公對道非常虔誠,他聽聞韓老前人,奉師母慈命,將要到台灣 開荒辦道,心裡面非常的高興,也願共襄盛舉,只是因事業繁忙,無法分身 ,於是決定請賢妻代夫出征,協助老前人辦道,於是鼓勵賢妻張前人,參與 開荒辦道的行列,而我們前人也欣然答應,終於在民國三十六年,攜公子海 瀛隨劉公振魁與諸位前賢,飄洋過海來到了台灣,展開渡化台灣同胞的第一 步。

我們知道,凡事起頭難阿!開荒辦道也不例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剛來台灣,第一ˋ所要面對的問題,是語言上的障礙,台灣人民在名國三十 四年前,曾受日本人的統治,約有五十年之久,日本人在台灣,強迫台灣同 胞,接受日本教育,所以台灣同胞除了本土語言外,就是講日本話,

在當時 要找到會講北京話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而前人們一行,又不會講台灣的 本土話,又不會講日語,這種語言上的隔閡,對開荒辦道,產生極大的困難 性,再加上人地的生疏,在這種環境之下,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很大大的挑 戰,可是張前人他們一行人,並沒有因惡劣的環境而退縮,反而更加勇猛的 前進,為了眾生,他們一行人,寧願忍受任何的痛苦,台灣的道務,就是在 這種努力不懈的精神下,開展出來的。

 
    來到台灣,第一當然要解決住的問題,後來經好心人的介紹,找到了兩 間很破舊的房子,無門也無窗,後來經他們整修之後,免免強強有個安身之 處,於是以這個為根據地,開始展開渡化眾生的工作,在當時,正好碰到二 二八事件剛過,本省人和外省人互為歧視,尤其台灣同胞,當時非常討厭外 省人,可說是見到外省人就很討厭,在這種省籍的歧視之下,道務實在是很 難推展,前人們一行,只能藉著教授國語,來聯絡與台灣名眾的感情。

後來 ,張前人隨韓老前人到台中辦道,正好又碰到整個中國的局勢大變,民國三 十八年,大陸就淪陷了,這一淪陷,對在台灣開荒辦道的前賢們來說,這種 的打擊,實在是非常的大,來自於大陸的經濟援助,也因此而完全的斷絕了 ,而在台灣的辦道前賢們,從南到北有二十多個人,頓時之間,生活無著,

 當時的韓老前人,是辦道人的大家長,對這突來的變局,真是憂心如焚,韓 老前人英明,決定先做個小生意再說,以便讓大家有口飯吃,於是大家苦心 經營生意,而我們張前人,就幫助壓麵條ˋ煮飯ˋ洗衣等工作,然後再做一 點手工,拿到市場去賣,

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正在大家生活相當清苦之際 ,在民國三十九年,又碰到了官考,很多的辦道人,都有被政府抓去關或遭 到拷打的經驗,而我們張前人,當然也不例外,他老人家,當時也被〔莫須 有〕的罪名,抓去關了一個多月,以上所講,只是在張前人辦道的四十餘年 中的一小部份而已,至於她老人家,其他所遇到的種種毀謗和苦難,不是後 學筆墨所能形容的。

    張前人,雖然在這漫長的辦道歲月中,遇到了種種的苦難與琢磨,但是 她老人家並不灰心,為了渡化眾生,他可以忍受一切的苦難,而且是越挫越 勇,道心可說是更為堅定,她老為了渡化眾生,積極闡道,行蹤由台中清水 而新豐山崎ˋ新竹ˋ台南ˋ台北等等,到處奔波,走訪有緣之人,

真是皇天 不負苦心人,在她老的誠心感動下,諸天仙佛搭幫助道,道務也日漸宏展, 而道親們也在前人的苦心成全下,大家都能了解道的尊貴,也都能發出菩提 之心,協助前人辦道,漸漸地,人才越來越多,於是道務宏展於全省各地, 由國內再到國外,由東南亞ˋ東北亞再到世界各國,這一切都是她老人的〔  至誠〕,感動了上天的垂愛,諸天仙佛的搭幫助道,而成就出來的一番聖業 ,四十多年來的努力,皇天不負苦心人,歸空後,老母封她為〔德慧菩薩〕 。

    前人老人家,對眾生都是非常慈悲的,她老對眾生的教誨,也是跟孔夫 子一樣,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想起後學當年求道修道,以致於能再道場辦 道,這一切一切的功勞,都要歸功於前人的大德敦化,後學生平最尊的仙佛 ,就是名列八仙之一的呂洞濱仙祖,後學的父親在世的時候,也是最尊敬呂 仙祖,所以後學的引保師,當初來渡我求道,後學就問引保師,你們的佛堂 有沒有拜呂祖阿!引保師說我們的佛堂是有拜呂祖的,於是後學就跟著到佛 堂求道,

求道後過了幾天,就參加道場的三天法會,三天法會剛完,侯學的 點傳師,就鼓勵後學參加三天的懺悔班,按照規定,清口以上的道親,才能 參加清口班,但是在早期,佛規好像沒有那麼嚴,後學參加懺悔班的時候, 並未清口,在掛號的時候,掛號人員也沒有問我〔有沒有清口?〕,因此後 學就參加了懺悔班,成為懺悔班的班員,

可能因為後學的年紀較大,滿頭白 髮,操持的點傳師,就指定後學當班長,三天下來,要畢班了,所有班員都 要向老母及諸天仙佛叩首謝恩,後學是此班的班長,要代表本班,在老母蓮 前,燒大把香叩首謝恩,當時的懺悔班,是由我們的前人監班,

前人似乎知 道我們有一些班員沒有清口茹素,就在縣大把香的時候,前人老人家很慈悲 ,就教誨我們〔你們出班了以後,不要再吃肉了?好嗎?〕,當時後學是班 長阿!後學能說不好嗎?〕,後學只能很大聲的說好,就是因為前人的這句 話,讓後學出了班以後就清口茹素了,前人那一種慈悲,真叫後學難以抗拒 阿!後學真的非常感謝前人的教誨,如果沒有她老人家的教誨,後學今天還 是迷迷糊糊的凡夫阿!


    張前人的慈悲,凡是有接受過他教誨的人,都會異口同聲的說:〔前人 真是大德,也真是慈悲。〕,他愛道親就像愛自己的子女一樣,隨時隨地都 會去關懷他們,她老很少會用責備的口氣,來責備道親,她老對於道親都是 鼓勵,而沒有責備,她老深怕責備了道親,道親如果因此而不修道了,她老 如何向他們的九玄七祖交代,

所以她老人家,如果遇到比較不明理的道親們 ,她老一定會很自責,自責自己沒有德感化他們,她老一定跪在老母蓮前, 叩首懺悔,也求老母及諸天仙佛,能暗中感化這些不明理的道親,說來也真 靈,這些不明理的道親們,後來都改過向善,並且回到前人面前叩首懺悔自 己的不是,前人她老人家一生,可說是在叩首中渡過的,因為前人的叩首, 不知感化了多少的道親,改過向善,重新做人。

 
    前人她老人家,她原本就是天界的菩薩來投胎轉世的人,這從哪裡可以 得到證明呢?我們可以從她老歸空後,第一次來跟道親結緣,就可證明她老 就是菩薩化身,她老在結緣訓中說:〔吾本德慧菩薩是也〕,她老人家大慈 大悲,以一位天上的大菩薩,為了渡化眾生,不戀棧天上的清福ˋ鴻福,毅 然決然投胎凡間,來渡化眾生,而最慈悲的是她老竟以天上菩薩之尊,示現 為一位不識字的凡夫,又為女流之輩,

她如此示現,她老的用意,是要告訴 我們眾生,修道不一定要識字,不一定要讀很多書,只要求了道之後,能夠 時時刻刻誠心抱守,時時刻刻〔存好心ˋ說好話ˋ做好世〕,如此即能成道 ,成道不是藉著外在的知識而成道,她老的示現,告訴我們:〔神仙本是凡 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成就菩薩就這麼簡單,一點都不困難,

前人的 示現,告訴我們一個事實〔知識不等於智慧〕,有智慧的人,才知道來求道 ˋ修道ˋ辦道,有知識的人,雖然多讀了一些書,但是不一定會來求道,求  道之後也不一定會來修道,或者是辦道,以這個角度來看,有知識,只是 今世聰明而已,如果不修辦道,真的一點智慧都沒有,沒有智慧怎能成道? 前人示現〔不識字〕於世上,就是告訴我們人要有智慧,有智慧,不識字沒 關係,仍樣可以跟她老一樣成就菩薩,獲得解脫。

 
    前人老人家,在世的時候,她老雖然不識字,可是她的後學中,有很多 很多都是知識分子,這些知識分子,對道又非常的虔誠,他們寧願放棄名利 恩愛,寧願追隨在前人的左右,協助她老人家修道辦道,而且根據我們所知 ,這些知識分子,都是無怨無悔的,他們並不會因為前人不識字,而瞧不起 前人,因為他們知道前人有德,他們以追隨前人為榮,尊師重道又作得很好 ,前人的道場,也就是在這種前人大德的領導下,而開創出來的。

 
    前人如何來帶動這群知識分子呢?根據我們道場有一位老講師的講述 ,在早期辦道,人才是非常缺乏的,在辦道中,如果有遇到有大學生來求道 修道,道場都視如珍寶,每位點傳師,都深恐會流失掉這些人才,所以愛護 有加,我們道場規定,上台的講師,都要經過道場完備的訓練,最重要的上 台的講師,一定要清口茹素,持齋修行,方能站上法王座代天宣化,

但是由 於前人底下的點傳師們愛才心切,在這些已受過訓練,但是還沒有清口的知 識分子,點傳師非常的寬容,也准許他們在法會時,上法王座代天宣化,而 前人對這些事,她並不是不知道,她老人家也知道,道的傳承,是先渡貧, 然後渡富,最後才是渡官,所以道將來是要普傳到全世界各地的,對於這些 將來可造就的人才,前人也是非常珍惜的,因為將來還是需要他們的幫辦, 道才能宏展,由於前人的大德的感化,這些未清口的講師,在講過一兩堂課 之後,很快的就清口茹素了,而且都是心甘情願的持齋修行,更難能可貴的 是,這些講師他們的持齋,完全出自於慈悲心的流露。

  
  前人她老人家不識字,又為什麼能這麼快的感化這些講師呢?根據我們 道場這位老講師的敘述,他說:《我在社會上身為一位教育界的教師,講道 還有什麼問題呢?雖然還沒有清口茹素,但是一上台,也同樣的能侃侃而談 ,一點也不發抖,一點也不緊張,可是當講完道之後,前人上台補充,前人 談到:〔我們身為講師,應該慈悲為懷,尤其要持齋修行,靈性才能清靜無 染,尤其上了法王座講道,更為殊勝,仙佛護壇,神人共聽,如果我們不持 齋ˋ不清口,我們哪裡有資格跟神人講經說法。〕

當時後學聽了前人慈悲的 話後,心中也感到很慚愧,但是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一時無法清口茹素, 當點傳師再安排後學,於下次法會再講一堂課,後學的身體就一直發抖,講 得又不流利,原因是出在自己沒有清口,哪敢上法王座講道代天宣化?因為 自覺慚愧,所以才發抖,自從這次後,後學決心清口茹素,以報答前人的大 德,點傳師的慈悲,以及報答天恩師德。》,由以上這位講師的敘述,可知 前人老人家,她都是以德化人,鼓勵多於責備,所以才能造就那麼多的人才 ,以及成就那麼多的道親。

  
  而前人老人家,她也最講究信用的人,她只要答應道親的事情,他一定 會做到,有一次南部開法會,正好碰到颱風天氣,她老還是準時的到南部去 ,去給南部的道親慈悲和鼓勵,也正在這天,位在桃園的壇主,再三的請求 前人去辦道,前人她老很慈悲,也答應了,於是也請開車的陳講師趕快開車 ,外面雖然作颱風,但前人慈悲的心,總是不希望讓道親們失望,她老人家 的這種信和慈悲,真是值得我們這群後學學習。

  講到尊師重道,前人真  是做到完美無缺,她老行事,一定向老前人稟報,有一次花蓮開法會,後學 們怕前人從台北到花蓮旅途勞累,特別為了前人訂了飛機票,前人也很高興 ,她老就將此事向老前人稟報,老前人說:〔你不要坐飛機,你年紀大了, 坐飛機危險!〕,老前人的這麼一句話,前人就叫後學們把飛機票給退了﹔

談到東南亞的道務,前人她老也非常關心,而東南亞的道親們也非常希望前 人老,能去給他們慈悲成全,前人也很想去,幾次向老前人請命,老前人都 不放心,前人因此一直不敢前去,直到有一天,老前人向她老說:你可以到 國外走走阿!〕,她老一聽,非常高興,才在民國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第一次搭飛機出國,

由以上的這些事來看前人的修行,她老是多麼尊師重道 啊!

 

∼∼∼附註五:師尊師母行誼∼∼∼

(一)師尊行誼

1.師尊簡介

師尊乃天然濟公活佛,曾於宋朝末年化身濟公活佛,而於清光緒十五年(一八八九年)再度倒裝降世,生於一書香世家。師尊姓張(弓長祖)名奎生,字光壁,祖籍魯西,山東濟寧城南鄉雙劉店人。父諱玉璽,母喬氏,家道小康。
師尊降生時,因北京天壇失火,所以黃河以北半天空紅光四射,而且一向混濁的黃河,當天突然清可見底,千百年來黃河每次澄清,使有聖人降誕。
民國十九年與師母在山東省同領天命,為天道後東方第十八代祖師,亦為白陽二祖。
民國三十六年中秋,因為辦道操勞過度,溘然歸天住世五十九年,墓築於杭州西湖
畔。

2、師尊求道

民國四年,也是師尊二十七歲那年,師尊遇見一位四處傳揚天道的耿老師。由於他自幼飽學詩書,不敢輕易相信,於是先請母親去求道。
師尊的母親喬氏,是一位性情慈和,端莊貿淑的慈母。她求道以後,了解了孔孟之道為真正解脫的大道,非但可渡人了脫生死,更是全人類的救贖之道,於是囑咐師尊快去求道。


在拜墊上的師尊,凝視著佛燈,這柱神聖的火燄,令他心中似乎突然醒悟了。智慧的佛光,引領著他走過無明的覺地。當明師一指時,他彷彿覺悟到久遠以來自己生生世世,在閻浮提來來去去的在渡眾生,而這一次他感受到似乎所肩負的使命比以前更沈重了。
得道以後,師尊才真正徹悟到自己自幼勤讀的聖賢之道的精神就在於求道。唯有求道才能真正奉行聖賢之道,也才能渡越生死大海。從此他決心盡一生的能力喚醒沉睡在世間的迷人,救濟沉溺在苦海中的眾生。

3、師尊的孝心

於是師尊便跟隨著耿老師奔波傳道,但每當師尊憶起早逝的父親未能來得及求道,眼淚不禁如雨水般不住地流下。他決心要超拔父親,然而當時要渡一百人才能超拔父母。師尊雖然四處渡人,且已渡了六十四人,然而渡滿一百人是需要一些時日的。師尊想到父親正不知在何處受苦,心中憂焚形於臉上,耿老師看在眼中,十分感動。

為了成全他的孝心,耿老師親自叩求十七代路祖老祖師。老祖師雖然十分願意成全,但不敢擅自開例,所以恭請老母批訓,老母也為師尊的誠心與孝心所感動,同時也為了替世人廣開克盡孝道之路,便欣然允諾:
「由此人開始,六十四功加一果,從此誠心修道者,渡六十四人就能超拔一層父母。」
古來的修道人,常為求自己的證悟而拋家捨業,把家庭、父母擱置一旁而只求自己證悟。殊不知人道乃天道之本,師尊對父親、母親的孝思,正是為白陽期的天道弟子做一個最好的典範。

4、師尊的智慧

a.民國九年,耿一老師歸空,師尊傷慟不己,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他從不敢忘記引保之恩,耿老師的歸空令他猶如再度喪父般頓失依怙。
十七代路祖,知道師尊乃下一代接棒人,又聽說師尊對道非常虔誠,且人才出眾、出塵不凡,於是便差人把師尊找了來。
老祖師的相貌威嚴中不失慈悲,他看到師尊圓滿威嚴的面容心中很高興:心想:「他應己可擔當重任了。」於是老祖師說:「你的老師已經歸空了,你想跟誰辦道呢?」師尊說:「請祖師指示,吾聽祖師調遣,教吾跟誰就跟誰。」祖師說:「好,你就跟我吧!」
從此師尊便跟隨著祖師辦道,東奔西跑,到處救渡眾生。而師尊跟在祖師身邊,也敏銳地感受到祖師以心印心的不言之教。

 

b.有一次老祖師示現重病,且是喉嚨阻塞,無法進食之病。他說:「修道有什麼好處?我得這樣的病,還修什麼道?」命令弟子們買肉開齋。弟子們起先不敢﹒,後來祖師說:「你們不尊師!」弟子們無可奈何下只有買來煮熟,祖師又命大家吃:「如有罪過,我一人承擔!」弟子們有的就真的吃了,也有的不敢吃,而師尊知道是祖師在考就暗中躲避過去了。
又有一次,路祖故意說:「現在戰爭已經結束了,太平盛世,修道已告一段落了,往下不必修了,我們現在可以大餐大肉來享受一頓口福,吃吃吃!盡量吃吧!」路祖拿起筷子便先吃起來了,接著又說:「吃吃!盡量吃!說吃就吃,躊躇什麼?」弟子們果然看祖師部吃了,使不再顧忌也跟隨著吃起來。

只有師尊師母,推三辭四就是不吃,又不敢觸怒祖師,只好假裝肚子痛沒有胃口,而一口部不吃。祖師假裝生氣的說:「叫你吃,你就吃,你敢違抗師命!」
師尊師母立刻跪下:「請祖師慈悲,弟子怎敢達命,只因身體欠安,望請祖師恕罪。」
眾弟子飽餐一頓後,路祖才說:「你們根基、智慧真淺,經不起小小一考。你們修什麼道,連三皈五成都不懂,現在已開齋破戒了,統統要下陰山:水不翻身,造下大錯,一失足成千古恨!」
這些弟子們僅知道遵從祖師之言,而不知修道要認理歸真,糊里糊塗地開齋破戒了,唯有師尊師母能透徹祖師設考而輕易過了關。

5、師尊的大德

打鐵匠的毛巾
這是數十年前,師尊辦道的一個小故事。那時傳道正是軍路藍縷的開荒期,師尊常和前賢們跋山涉水,一村走過一村地去傳道。有一回,他們經過一個小村莊,師尊想去探訪一位道親,他是當地的打鐵匠。
在鐵匠鋪子裡,熱烘烘的火爐燒紅了鐵塊也燒出滿屋的灼熱,打鐵匠是一個身材壯碩的漢子,粗壯的手像一對蟹螫一樣,每一鎚部是鏗鏘有力,稀疏的亂髮下是青筋暴露汗如雨下的額頭,專注的工作使他沒有注意到訪客已走進他屋堙C
當他看見師尊來訪,焦急地四下張望,想找一條乾淨的毛巾,然而在那簡陋雜亂的茅舍中那有什麼乾淨的毛巾?打鐵匠一念,把掛在脖子上的毛巾一把抓下來,在腳遏澆鐵的水桶中搓了一搓,恭敬地遞給師尊。隨行的前賢看到那毛巾,正想上前阻止時已來不及了,師尊已經高高興興的擦完了臉也擦完了手。

前賢們彼此面面相覷、張口結舌,那條毛巾由於長年掛在打鐵匠的脖子上,己失去了原有的色澤,而呈現一種淡淡的黃污。前貿們心想,那毛巾上一定沾滿了汗污吧。
前賢們不禁一個個皺起了眉頭,在他們的心目中,師尊是無比聖潔高貴的,不乾淨的毛巾怎能擦拭師尊的慈客?前賢們目瞪口呆,而師尊己熱絡地和打鐵匠話起家常來了。


在我們眼中,也許那是一條汗污臭穢的毛巾,但在師尊眼中卻是一條最潔白的毛巾,因為它包含著打鐵匠的誠摯禮歌,凡俗的我們只看到毛巾污黑的表面,而活佛化身的師尊卻看到一顆光潔明亮的心。
在佛陀的時代,曾有一位貧困到衣不蔽體、食不解飢,終日臥在街巷陰暗角落的乞婆。她誠摯地將自己僅有的臭惡難聞的餿水布施給佛陀的弟子大迦葉,而迦葉尊者也將餿水一飲而光。


一個覺悟者眼中的世界已無乾淨、污穢,不似我們只看得到美、醜、香、臭……。一切形像在覺者眼中部是虛妄不實,如夢幻泡影般,而唯有眾生的本來面目是覺者所珍視的!就如那遞L一條黑毛巾的誠摯;布施餿食的虔誠。


5、師尊的慈悲

民國二十九年,春季大典時,師尊正在天津。老中到壇又命立爐會緞鍊人才,但師尊眼見弟子們入會太苦,又怕弟子們不識仙佛苦心而執著顯化,於是再三懇求老中:「孩兒擔不了這大責任,請免爐會。」老中知道師尊一片苦心,便云:「好了,從此以後天地為鼎爐,不再立爐會。」認理歸真。

5、師尊的教誨

秋深了,蒼翠的野桐樹枯萎凋零一地,冷峻的空氣中漾溢著肅穆的寒瑟。師尊敏銳的心思隱約知道與徒兒相聚的日子不多,也遠喝到大考就即將現前了。於是召集了徒眾來到跟前,他要為他們上一課。「徒兒啊!現在你們部跟著老師修,但有一天老師走了,你們要跟誰修啊?」師尊問。


「跟師母修!」眾人毫不猶豫地齊聲回答。
「師母歸空以後,你們跟誰修?」師尊問。dd眾人似乎從來沒道過這個問題,面面相視,終於有人恍然大悟地說:「跟師兄修!」
「那師兄也走了呢?跟誰修?」
「跟道長修。」回答的聲音更少,而且更猶豫了。


「道長也走了呢?」師尊緊迫釘人的問。
在一片沉寂中,終於有人鼓起勇氣說:
「跟前人修!」
「前人也走了呢?」師尊再問。
「跟點傳師修。」
「如果點傳師也走了呢?」「跟引保師修。」
師尊微微地笑道:「引保師也走了,跟誰修?」


所有的前貿心部被問得忐忑不安,多年來跟隨著師尊辦道,凡事請示,凡事依賴,沒有什麼是師尊不能解決的,而這一問,問出了每個人內心的不安。
「老師啊!到底我們該跟誰修行才是對的,您快快告訴我們吧!」每個人部著急的問。


師尊說「跟誰修都錯,要認理歸真。」

師尊這句「認理歸真」如當頭棒喝般,打醒了每個人。千百年來修道者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認人修」了,若認了邪師則修成魔道,沉迷在怪力亂神之中,仍自以為是不知回頭。即使能認到明師,若不能認理歸真一昧盲修瞎鍊,在干魔萬考的時代中,亦難保不被考倒考退啊!就如十七代金公祖師一句「大家吃肉」便考倒了多少修子。
「認理歸真」這句話從此成為天道弟子修道的準則,所以如今天道在宗教世界中成為唯一沒有個人崇拜,或將領導者神格化的道場。修子們人人以真理、良心為修行依歸,以心頭明師為唯一的明師。

(二)師母行誼

師母乃月慧菩薩降世,即佛經中所說之末法世降世之月光菩薩。
師母姓孫名素貞,乃山東單縣人,生於民前十七年(西元一八九五 年)民國十九年萃 中命與師尊在山東共領天命,輔佐道務。與師尊共 同肩負普渡收圓之職,為一貫道後東方第十八代祖,白陽二祖。


民國三十六年中秋,師尊溘然歸天,天命移轉至師母身上,由師母 繼承普渡收圓重責。三十八年大陸淪陷,師母曾至香港,三十九年又因 掛念徒兒,再度返回大陸欲與徒兒共存亡。後因共黨騷授不斷,前賢力 求師母,才輾轉經澳門、香港來台。於民國四十四年抵台,居住於台中 。在台期間為頂道場官考之劫而禁足自囚,且百病叢生,晚年中風不良 於行。一生鞠躬盡瘁,於六十四年與世長辭,人間壽八十一裁,老母冊封為中華聖母,葬於桃園大溪鄉。

師母對徒兒更是噓寒問暖、呵護備至,從未因自己乃身負天命之 祖師而有了尊大的心。反而親切謙卑,在辦道間餘時,還經常為徒兒們 縫補衣裳。

向東南去
約是民國三十年間吧!韓前人帶領著二十二位前賢準備前往西安開 荒,然而稟報師母時,師母卻告訴他們:
「不要向西北去,向東南去開荒,那兒有許多善良的原靈佛子等著 你們去渡。」 「東南?那不是台灣那個荒島嗎!」每個人聽到東南部驚愕地楞住 了。那時「台灣」給人的印象是蠻荒且久經日本統治的一個沒人管的島 嶼。人們請的不是日語便是閩南話,而他們都是道地的北方人,一句閩 南話也不會說啊!而且離開與他們休戚與共的土地,飄洋過海去墾荒, 對土地的那份不捨的依戀及對台灣的陌生恐懼,使他們非常猶豫,然師 母卻更堅定的說:


「你們往東南去,會有十年的艱苦歷程,但只要你們有心,苦熬過 這十年,以後的道務會辦得很宏展。如果你們十年後仍沒有辦開,可以 回來找師母,證明師母的天命無效。」


憑著師母的這句話,韓前人率領十六位前賢整裝出發,相繼渡海來 台。雖然前途如大海般茫茫不可知,但他們仍然勇猛挺進,跨越了海峽 的洪濤怒浪,來到了蠻荒野地的台灣,開始墾荒播種。果然如師母所料 的,前賢們辦道簡直寸步難行,語言不通、處境陌生,加上不久大陸淪 陷,經濟支援全斷,更是艱苦萬分,稍有突破時又逢官考難關。

然而憑著他們對師母堅定的信念,不論路多麼崎嶇難行,不論遇到 多少艱難險阻,他們仍一鋤一地的耕耘。終於他們發現台灣確實是一個 良田阡陌,五穀豐收的美麗寶島。


回顧近四十年的歷史,不得不歎服師母的先知先見。在大陸淪陷前 她把徒兒一個個趕出大陸,叫他們到台灣、東南亞、美國……。,各處開 荒下種,炎黃子孫沒有一個不熱戀自己的國家土地的。拋家捨業是如何 錐心刺骨的痛楚?然若不是師母的睿智,如今道脈如何能傳遍五大洲? 如何能在台灣蓬勃發展?如今在台灣的中國人、在海外的中國僑胞如何 能得道?

在懷念師母的情緒中,總是特別感悽這句話!!「向東南去。」若 不是這句話,台灣今日依然是一片靈性荒漠,而我們也依舊流離在生死 苦海中無法得道。

在早期!當時天道信徒,在台灣漸漸多起來,非但受到各方矚目, 更是被各個宗教聯合排擠,種種不實的捏報使得道場被勒禁傳道。 那時師母初到台灣,她各地採訪前賢後,得知天道在台灣傳道的 艱因而心痛如絞,她到世間來是為了拯救眾生的痛苦,是為了渡眾生了 脫生死的,天道弟子都是她的愛徒,她慈怩的心不忍見愛徒受苦,更不 忍見到披荊斬棘中建立起的道場毀於一旦。於是悲切地說:「既然他們 要關,就關我好了,不要關我的徒弟,既然他們要折磨,就折磨我好了 ,不要折磨我的徒弟。」

從此,師母便隱居在中部,終年足不出戶,囚禁在用慈悲築起的監 牢,也從此師母原本健朗的身體,開始受種種痛苦侵襲而日漸衰竭。但 也是師母說了這句話後,種種官考刁難在無形中部化解了,道又可以辦 下去了,這一大劫官考,就這樣由師母一個人背負起來了。維摩詁經云 :「菩薩為了悲愍眾生流轉生死而入於生死海,示現生死病苦,如果眾 生的病好了,則菩薩的病自然也就好了。菩薩的病因啊!是完今由大悲 心而起的。就像一個長者,其子得病,則父母也一起生病,唯有孩子痊 癒,父母才能得癒一樣。」


師母便是如此一位菩薩,為了眾生而入於生死,為了令道脈延展下 去,寧願囚禁自己,為了解脫徒眾們的痛苦。她寧願為眾生背負如山石 般巨大的苦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道場的成長換來師母日益蹣跚的步 履,道場的茁壯換來師母身體日漸衰弱。

如今在師母庇 蔭下坐享修道人生的我們,如何能了解她二十餘年禁足負劫的艱辛? 華嚴經云:「菩薩如是受苦毒時,轉更精勤,不捨不避、不驚不佈、 不退不怯、無有疲厭。何以故?如其所願,決欲負荷一切眾生令解脫故。」 這正是師母一生的寫照,她從未示現神通來取信於人,而只是一心 要負荷眾生的劫難,希望大道能普悽,眾生都能了脫生死。

二十餘年的自囚,換得了今日大道普悽,也換回了無數眾生回歸自 性。「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 子粒來。」
師母的一生正如一粒包含著擎天撼地生命力的種籽,雖然她的生命 已熄滅了,但她用生命播的種,已換得無數生命的萌芽成長。